经济学主要研究(经济学主要研究什么)




经济学主要研究,经济学主要研究什么经济学是研究如何配置资源的学问吗?

资产阶级经济学即西方经济学,诞生于商业资本主义时代的重商主义理论,后来在法国又出现了重农主义思想,18世纪经亚当•斯密把它加以系统化,形成国民经济学。19世纪边际革命和20世纪凯恩斯革命之后,西方经济学逐渐变成了当代的宏观经济学微观经济学两部分。

不难发现,西方经济学是从资产阶级的立场来研究经济现象的,它的采用的是资产者的视角。

什么是经济学呢?西方经济学回答说:研究如何将有限的资源最有效的生产和分配给相互竞争的用途的科学叫做经济学经济学家们——马歇尔、萨缪尔森乃至当代的曼昆等——都采用类似的意思来定义经济学。这个定义涉及到了生产分配,并指出经济学的任务和目的就是找到将有限资源进行最有效的生产和分配的方法,以提高生产效率。也就是说经济学的研究对象是“物”、是“资源”及其优化配置,而不是“人”!

我们很容易就会发现这个定义的意识形态特点。首先,在西方经济学家的眼里,人的本质就是资产者,人一定是占有资源的,也就是说人是一个有产者。他们从一个有产者的角度出发,为这个人考虑如何有效的利用他所占有的资源。而那些作为无产者的社会底层人民,作为出卖劳动力的职工,作为没有生产资料的劳动者,我们的西方经济学家们全都视而不见。或者仅仅把他们当做“劳动力资源”来看待。经济学把劳动者贬低为物,当他们供过于求时,就要像马尔萨斯那样提倡绝育;当供不应求时,又开始鼓吹延迟退休。

这样,作为一个劳动者,经济学对我们来说有何意义呢?我们手中没有任何生产资料,我们又何必去关心它们的优化配置呢?所以,在西方经济学家看来,经济学是资产阶级、是大老板们的致富术,同时又是政客们施政的治国术,而跟普通劳动者毫无关系。

由此,我们立即就可以揭露出西方经济学的伪善面目。亚当•斯密写作《国民财富的性质与原因的研究》,可他不知道“国民财富”是一个没有意义的用语,因为在生产资料私有制下,财富从来就不是国民所有,而是属于私人资本家的。当时,英国的国民财富雄踞世界第一,但英国的无产阶级与各国无产阶级一样,是最贫困的、最一无所有的阶级。致富的理论与现实的贫困形成鲜明的对比。

西方经济学的发展历程

西方经济学是站在资产者的角度来研究经济现象,它作为严格的科学经历了重商主义、重农主义、古典经济学、新古典主义、凯恩斯主义新自由主义等几个主流阶段。

重商主义者站在早期资产阶级的立场来阐述经济关系,作为一个有产者,它极力主张通过商品贸易来获取货币,以便掌握财富的支配权。这个理论反映了早期资本主义商品经济的发展,反映了货币作为财富的象征是如何的深入商业资产阶级的内心之中。

以威廉•配第、亚当•斯密和大卫•李嘉图为代表的古典经济学则反映了在小生产者兴盛时代的资本主义生产关系。在古典经济学时代,工业资产阶级逐渐登上历史的舞台,垄断生产者尚未出现,生产尚未高度集中,自由竞争还有其积极的方面。古典经济学家站在新兴工业资产阶级的立场,为其利益呼吁社会经济采用自由竞争的模式,这是符合历史条件的进步观点。

可是到了马歇尔的时代,竞争已被垄断代替,工业资产阶级已被金融资产阶级主导。在这种社会现实面前,主张自由竞争的新古典主义便是站在少数资本大鳄的立场上说话了。

凯恩斯主义的产生并不是资产阶级立场的转变,它同样是站在资产阶级的立场,为资产阶级专政的国家谋求如何解决经济危机、谋求如何有效的利用资产阶级联合垄断(国家垄断)的资源进行生产和分配。新自由主义也不是新古典主义的简单复活,它同样反应了在当代资本主义社会的生产关系以及当代资产阶级的利益。

亚当•斯密(1729-1790)

真正的经济学是研究生产关系的科学

西方经济学站在有产者的立场,声称他们所说的经济学是普遍的科学,他们研究的经济规律是普适的规律。可是一当我们揭露了他们的立场后,我们就明白了过来——那其实是资产者的经济学说,研究的也仅仅是资本主义社会的经济规律

与之不同,我们所说的经济学是站在更大的立场上,站在客观的出发点上,站在社会化的人类集体的观点上来提出的。经济学绝不是一门指导人们去发财致富的科学,因为这种科学对没有资本的劳动者来说毫无意义。

真正的经济学其实是一门以社会的生产关系为研究对象的科学,而生产关系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因此,经济学所研究的不是“物”,而是“人和人之间的关系”,归根到底是阶级和阶级之间的关系。西方经济学里所说的“需求”、“供给”、“均衡”、“消费倾向”等概念无不反映着这种社会生产关系。可是西方经济学家完全没有意识到经济学的这种本质内涵。

资源的配置是以私人占有资源作为前提,因此承认生产资料私有制、并且把它视为永恒的条件是西方经济学的出发点及假设前提。西方经济学把社会生产关系看做生产资料私有制的关系,因而它实际上研究的也不是资源的普遍配置,而是研究资源在生产资料私有制下如何进行配置

真正经济学是研究人类社会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科学,研究人类社会在特定历史阶段内生产力状况如何?生产关系如何?分配状况如何?等问题的科学,经济学理论要用来指导社会的生产,不是简单充当少数人发财致富的法宝。

西方经济学的利己主义

资产阶级经济学的哲学基础是功利主义,或者确切的说是利己主义。亚当斯密说:“我们的晚餐并不是来自屠宰商、面包师和酿酒师的恩惠,而是来自他们对自身利益的关切。”资产阶级经学家认为:每个人追求自己的私人利益,这样,也就不知不觉地为一切人的私人利益服务,为普遍利益服务。资本家追求利润最大化有利于社会经济的发展,西方经济学家把这种利己主义鼓吹成市场经济的核心信条。

但是,我们从这种利己主义的理论中,同样可以得出相反的结论:每个人的私人利益都与他人的利益相敌对,都互相妨碍别人利益的实现,这种一切人反对一切人的战争所造成的结果,不是普遍的肯定,而是普遍的否定。

比如说,买方买得便宜,必然要使卖方牺牲掉多赚点利润的利益,因此他们的利益互相敌对和妨碍。如果我们以利己主义为原则,那么卖方会提供地沟油、黑心棉和假疫苗来减少这种牺牲;而买方同时在另一个时候也是卖方,他在买的时候所损失的利益必然要从卖的方面收回来,所以他也会跟着作恶。私人利益的战争最终不是导致市场的和谐,而是交易的毁灭。

此外,利润并不是从买卖交易中产生的,贱买贵卖不会产生利润,利润作为剩余价值不切确的表述,其实是由劳动者无偿劳动而生产出来。资本家追求利润最大化的真正的含义是:剥削力度的最大化,关于这点我们以后有机会可以再谈。

西方经济学的自由主义

自由放任、自由竞争是西方经济学非常崇尚的信条,但是我们要知道,经济学的自由主义者所主张的并不是人的自由,而是资本的自由,是商品流通和货币交换的自由——他们始终没有明白这点。

资本主义的自由把劳动者禁闭在办公的格子里,让产品获得了自由,而人却受到了奴役。

资本的自由表现为竞争,而这种竞争又是以私有制为基础。私有制把每一个人隔离在他自己粗陋的孤立状态中,所以土地占有者敌视土地占有者,资本家敌视资本家,工人敌视工人。而自由竞争无非是宣布把这种敌视和战争公开化,宣布在掠夺财富的时候,人人都有权参与作战,物竞天择,适者生存。

竞争与垄断不是绝对对立的,在自由竞争中,很快经济学的自由主义者就会发现自己竟然变成了垄断主义的积极捍卫者。因为,每一个竞争者都会力图获得垄断的地位,都以获得垄断利润为目的。而原来的垄断者又变成了自由主义的信徒,垄断挡不住竞争的洪流;而且,它本身还会引起竞争,正如禁止输入或高额关税直接引起走私一样。竞争已经以垄断即所有权的垄断为前提。

这种分裂的矛盾实际上是这样的,当一个资产者因垄断处于不利的竞争地位时,他就站在大多数群体的立场,极度热烈的鼓吹自由竞争;当他在竞争中日益聚敛财富,形成自己的垄断势力之后,他就脱离支持自由竞争的群体,变成维护垄断的个体。自由主义者表现出不可思议的自我矛盾,自由竞争既以取得垄断为目的,又以排除垄断为要求。自由主义实际上是建立在利己主义之上的理论,在市场上占有最大进出口份额的国家必定主张自由贸易,而弱势的国家则主张保护关税。

因此,真正的自由放任是不存在的,贸易保护主义不一定卑劣,而贸易自由也不一定高尚,一切皆是出于经济利益而已。

经济学主要研究(经济学主要研究什么)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北京考研网 » 经济学主要研究(经济学主要研究什么)

赞 (0)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